回顾2000年第三届珠海航展:最鼎盛的一届 2019-11-07 23:36

  千禧年第三届珠海航展,按道理这场盛会应该走出了初期的稚嫩和混乱,各方面都积累了相应经验,应该进入一个相对的平稳发展期。从实际情况来看,也确实是这样,按航空君的记忆来说,2000年第三届航展也是最鼎盛的一届。

  这届航展有个鲜明的变化,2000年前后是宽带网络开始在中国迅速普及的一年,对人们的日常生活和经济发展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那时任谁也想不到网络的影响和触角能伸展的那么广泛,对于这个浪潮航展自然也不能置身其外。自这届航展开始,展馆内的每个展位都布置了至少一个有线网络接口,带宽基本达到100M。中国电信在新闻中心也设置了多台连接了宽带网络的电脑供媒体使用。至于现在无处不在的WIFI那时还是实验室的概念产品,远远未到现在的普及水平。手机也刚淘汰了模拟产品,数字化GSM制式正在迅速普及,但仅限于语音和短信,手机数据传输还是遥不可及。

  2000年航展最大的明星非SU30MKK和KA50莫属。这架编号502的SU30MKK很早就到了航展现场,和之前来珠海航展的SU系列战机都是花里胡哨的表演涂装不同,SU30MKK一身灰色军用涂装,机炮等武备齐全,一亮相就显得威武肃杀。老头看了这架MKK说这架飞机飞完珠海航展就会留在中国给中国空军测试。这次的苏霍伊两位试飞员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驾驶SU30MKK的是Igor Votinsev,高大粗壮,一个巴掌等于航空君两个大。完成这次珠海的表演任务他就会从飞行一线退下来,后来他还多次参加了珠海航展,在2014年也曾见面。另一位是大名鼎鼎的俄罗斯联邦英雄Anatoly Kvochur科沃丘尔,曾多次架机参加世界各大航展表演,是苏联/俄罗斯最好的飞行员之一。他的事迹大家都非常熟悉,不用赘述。502的故事大家也很熟了,算是图片最多的一架苏霍伊战机之一。

  KA50也很早就运到航展现场,在现场组装调试才进行飞行表演。近距离观察KA50会发现整体结构非常结实厚重但做工非常粗糙,机炮活动范围非常有限。现场组装时航空君留意到干活的地勤大叔自己带着干粮,就是一堆鸡蛋和面包。那时似乎苏联解体后最困难时期还没过去,各种产品都疯狂地向外推销,这种情况下老百姓的生活自然难以保证,军人和军工企业也好不到那里去。那几次航展上,一方面俄罗斯参展人员疯狂地从珠海采购各种价廉物美的日用品,比如自行车、床上用品、小电器;另一方面他们也卖一切能卖的东西,军装、飞行服、徽章、酒、烟等等。看着心里怪怪的。

  格洛莫夫试飞院的SU27和SU30又来了,他们和98年一样也和伊尔78加油机表演了空中加油,这次来的伊尔78在一侧机身上喷涂了“强大空气动力源自俄罗斯”几个中文打字。这次航展的天气非常不理想,开展前晴空万里,到开展要么暴雨如注,要么大灰霾天。有几天到了飞行表演的计划开始时间还是大暴雨,只有试飞院依然能上天表演。雨势稍小的时候第二次参展的勇士表演队也会升空,但动作和时间都进行压缩。我们的八一嘛,天阴的厉害或下雨是绝对不上天的。另一支Z9组成的所谓陆航表演队,还参加过国庆50周年阅兵,他们就把阅兵动作照搬来航展,四平八稳的在珠海航展馆上空飞了几遍通场,没有任何机动动作,让大家感受他们飞的平稳,飞的准时。印象里这次航展还有国际特技飞行大赛的各种运动机表演,但已经没有影像资料了。

  老头这次过来已经用上了F5和EOS1N,他对F5有个非常不满意的地方,因为F5的连体设计使带着氧气面罩取景非常不方便,所以他还保留着F4在飞行拍摄时使用。这次开展后总是下雨,老头也没心拍了,躲在媒体中心休息。航空君就把他的EOS1N抢过来用了一天,用专业机身的感觉就是不一样,相应迅速,指哪打哪。老头说他一年用坏一台EOS1N机身,因为他总是用这个机身挂着600/4L,时间稍长卡口结构就被拉变形了。不过看他用相机那么糙,估计啥都得坏。从这次航展起,就有摄友跑到炮楼顶去拍照了,这个传奇般的绝佳位置自此开始为人所知,并在军迷里树立了至今仍无以替代的江湖地位。航空君看了当时在炮楼拍的SU30MKK飞行表演,300mm镜头就可以满框,而且因为潮湿天气拉出了猛烈的涡流,可惜一直阴雨天气,没能亲身经历一回。

  本想跨入21世纪后的珠海航展会继续一帆风顺地扩大发展下去,没成想两年后的变化让人膛目结舌,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