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军香港的日子 2019-12-03 16:44

  解放军刚入驻香港的时候,当地媒体公布的调查显示,被访者对驻港部队的信任度只有32%,一年后,驻港部队在港人心目中的满意度已上升到90%以上。我们在营区里可以看到香港本地报刊,从中了解香港社会。

  直到1998年10月,我跟着即将换防的老兵走出驻港部队营区,到海洋公园玩了一次。那年我22岁。驻港部队每年都会组织即将换防的老兵去海洋公园游玩一次。虽然我们穿着便服,但市民很容易把我们这些理着短发的军人认出来,并友好地和我们打招呼。

  我们学员队一共来了3人,其他的同学都很羡慕我们。但来到深圳后我们有些傻眼了,当时驻港部队基地的办公楼刚刚修建完成,周围是烂泥塘。更没有想到驻港部队里有的人会进驻香港,有的人会留下来不进驻香港。

  1997年7月1日凌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进驻香港的那天,我在机房里工作,机房里竟然没有电视机。后来战友们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台电视机,大家看到大雨中第一辆进入香港后,都沸腾了。大学的同学知道我在驻港部队,都打电话来问:怎么没在电视里看见你?失落之余,我想我只有加倍努力工作,才能赢得驻港的机会。因为到香港执行任务,是自己的理想。

  在香港的3年里,每时每刻都感到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我出营区的机会不多,每年老兵外出一次,还有家属来港探亲外出,屈指可数。但我能感觉到香港在言论自由、在生活方式上没有太大的变化,而“回到祖国怀抱”的自豪感越来越被香港民众认同。

  在驻港部队12年,我最宝贵的青春都融入了驻港部队。常常与老同学聚会听他们讲生活的经历,他们中有的做了老板,有的成了领导,我感到自己很平凡,很苦也很累,但我也被他们羡慕,我的生命因有了驻港部队的经历而与众不同,我不后悔。

  印象中,香港市民是挺友好的,他们懂秩序,做事守规矩。比如乘公共汽车主动自觉排队,比如各处的门卫待人都挺客气友善。这些印象对我来说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回到内地后我也会自觉按照这些文明的方式去做。

  2005年我离开香港回到深圳基地。作为驻港部队的一员,我一直都感到特别自豪。说一个小故事,我每次回家探亲都要带上一套驻港部队的军装,让家人和亲朋好友见识见识,穿上这身用料考究、设计时尚、制作精良的服装,把家乡人都看傻眼了。我心里想,我还没有戴贝雷帽呢,你们就这样了。1999年前,贝雷帽只有驻港部队才有。当然,我更知道,穿上这套军装体现了一种责任。它会随时提醒我,我是一名肩负着实施“一国两制”使命的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