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创伤后应激障碍不及时干预影响孩子社交及个人幸福 2019-11-09 00:52

  PTSD全称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创伤事件的发生率高达70%以上,约有4%的美国未成年人受到其影响,影响方面涵盖儿童与青少年的社交表现、学术表现及个人幸福感,并会持续影响至成年后。然而,有关研究指出,仅18%的非心理专业儿科医生对PTSD有足够的认识。

  不同人群在经受不同创伤类型打击后,进展为PTSD的几率差异较大,创伤所造成影响的程度也不尽相同。

  创伤暴露所造成的PTSD的症状直接而显著。损伤症状包括持续的悲伤或恐惧,逃避创伤记忆或相关提示物,以及情绪、思维和行为的显著改变。

  分类:由于症状的多样性,将PTSD从“焦虑障碍”分类中移除,并建立新分类“创伤与压力相关障碍”,同时增加了“六岁及以下PTSD”的亚类;

  定义:扩充“创伤”的定义,纳入间接暴露的内容,如听到朋友暴力死亡的消息,或出于职责而必须重复暴露于负面消息中(如事件的第一目击人);

  PTSD的诊断要求在以下四个类别中的症状均出现至少1月,不规定症状出现时间点,同时症状必须造成严重的痛苦情绪和/或功能损伤:

  觉醒与反应水平发生改变,包括愤怒爆发、自伤行为、过度警觉与过度的惊跳反应、注意力难以集中与睡眠障碍。

  需要注意的是,许多儿童的症状不符合PTSD的诊断标准,但已造成了严重损伤,这一部分人群也需要进行治疗。

  对PTSD相关的预测因子及预防措施的研究仍不充分。以下一些因素与严重的结果相关:照料者参与创伤事件、照料者受到创伤影响(如家庭暴力)、创伤造成财产破坏或损失、慢性创伤过程或持续对安全感造成威胁(如儿童忽视)。

  所有临床医生均可在接诊时常规简单筛查创伤事件暴露情况,仅需询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从你上次来就诊到现在,你或你的家人有发生任何很恐怖或让你心烦的事情吗?”。低龄儿童则应用类似的策略询问家长。

  亲子精神疗法(CPP)。CPP强调儿童通过父母与儿童之间的关系来面对创伤事件。儿童与一位家长(通常是母亲)一起进行针对控制情感、修正适应不良性行为、支持成长所需互动与活动、以及共同进行创伤事件复述的训练。随访观察发现儿童与母亲心理症状的改善能够维持超过6月。

  亲子互动疗法(PCIT)。PCIT中,治疗师透过单向玻璃与耳塞,指导家长通过与孩子进行游戏互动。家长会从中学习到如何回应孩子,如何有效执行规范纪律,以及如何增强依从行为。最新证据认为PCIT适用于受儿童与被忽视儿童。

  针对创伤的认知行为疗法(TF-CBT)。此疗法对各种文化背景及经历各类创伤事件的学龄儿童及青少年均有作用,相关临床试验也较多。TF-CBT是一种循序渐进的治疗方法,包含创伤所造成效应的心理教育,教孩子应对创伤经历与症状、学习提高安全感的技能、通过讲述来不断暴露于并学习处理创伤事件、尝试并习惯暴露于创伤事件相关的提示物。同时,TF-CBT也包含父母参与的环节。

  以暗示为中心的疗法(CCT)。CCT适用于长期不断暴露于创伤事件的患儿,对于复杂的创伤经历效果有限。CCT希望帮助孩子自发进行改变,策略包括提高对创伤相关经历与症状的意识,提高应对创伤症状的技巧,以及加深对创伤经历、情感反应及行为反应之间关系的认识。

  基于学校的创伤认知行为干预(CBITS)。CBITS与TF-CBT内容类似,但是是一种基于学校的团体治疗方式,同时也包括教师教育与家长教育的内容。其优势在于便捷、能够减轻孩子的羞耻情绪、便于获得同伴支持,劣势在于无法针对个体症状及创伤类型进行治疗。CBITS适用于无法获得心理方面就医服务的遭受家庭暴力或社区暴力的年轻人。

  青少年延长暴露疗法(PE-A)与辩证行为疗法(DBT)两种干预措施修订自疗法,也可适用于青少年患者。

  儿童PTSD与PTSD差异较大,药物治疗PTSD核心症状相关的证据较为有限。尽可能在患儿症状已经重到无法配合精神疗法时,或出现了严重合并症状急需解决时,再行使用药物治疗。

  越来越多的证据支持三环类抗抑郁药、选择性五羟色胺再摄取、α-肾上腺能物质、哌唑嗪、普萘洛尔、第二代抗精神病类药物(利培酮、喹硫平)以及情绪稳定剂(卡马西平、双丙戊酸)在儿童中的应用。但至今这些药物应用于儿童仍为超适应症用法,应作为高质量精神疗法的辅助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