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社会教育者 陈经删和他兴办的鉴坪小学 2019-11-11 03:09

  (记者 徐其崇)4月2日下午,陈经删教育思想研讨暨鉴坪小学建校90周年纪念会,在宿城区会展中心举行。陈经删是谁?鉴坪小学在哪?据宿迁市西楚文化研究会会长刘成君介绍,他们往返6座城市,经过半年多的走访调查,挖掘到陈经删大量感人的事迹。陈经删一生钟情教育,他经历了清末、北洋政府、中华、中华人民共和国4个历史时期,无论是身处何时、何地,都能够洁身自爱、独立独行,从不阿附权贵,鄙弃趋炎附势。他的这一品格,深为后人敬仰。

  宿迁市西楚文化研究会调查表明,陈经删生于1884年,1964年病逝。原名陈家彩,宿城区龙河镇桥庄村人。幼时在老家读书,后就读于两江师范学堂历史舆地科,毕业后在安徽省滁县等地任教。

  1912年,陈经删到广州参加国民工作,1917年2月,居安徽滁县,参加柳亚子、陈去病等发起的南社。他提倡民族气节,反对满清王朝的腐朽统治。1918年,陈经删在安徽滁县关帝庙小学教书,家人随居滁县。妻子武氏做家务,长女在该小学读书。

  此后,陈经删先后在暨南学校任教、江苏省立第十一中学(东海)任教。1925年任滁县中学校长。同年农历二月十四日,父亲陈尔藻病逝。之后赴广州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为表决心,委人将妻子儿女送回宿迁老家。

  1927年陈经删回南京,将家人接回南京,孩子在中大附小读书。1928年3月,国民军在南京出师北伐,陈经删弃官从戎,随部队北上讨伐北洋军阀。期间,先后在国民政府军政委员会交通司、南京下关船舶管理所任职,曾任船舶所科员、科长,1935年晋升中校衔。1933年1月,陈经删携家眷为抗日义勇军捐款。他同情抗日主张,此后又多次捐款,支持领导的抗日斗争。

  1945年抗战胜利,他不愿参与“内战”,从部队退役,回南京国民政府任职。因见吏治日益,从政府位置上退隐,仅在中央文化委员会做普通的报刊发行人员。1947年7月,应滁县参议会敦请,出任滁县政府县长。期间与地下工作人员往来密切。1948年8月,他不堪内官僚之风,遂辞去滁县县长职务。后到上海郊区大女儿处租田种菜,以卖菜之资济困助学。

  1949年7月,上海解放后,应中方聘请,到华东军事大学任教,培养新中事干部。1952年到山东益都中学任教。1950年代末,去职,居长春。

  1960年,76岁的他参与研究宿迁县史,从宁波天一阁抄录明版《宿迁县志》一部,捐赠于宿迁县政协续修志办公室。1961年,在家乡鉴坪小学参与教育服务。1963年下半年,陈经删体身健康状况愈下,到长子陈定一(北京,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处。1964年4月,于北京海淀区病逝,享年80岁,安葬于北京八宝山公墓。

  说起陈经删的办学以及教育思想,刘成君介绍说,陈经删深受其父陈尔藻的影响。陈尔藻年轻时曾教过私塾,但教书两年,受了东家白眼,薪金被克扣,便负气归田。他希望儿子能够在教育事业上有所作为。

  1922年春,陈经删办理滁县教会设立的中学校。因该校经费严重不足,一年半下来,除了将个人薪资全部充入,还贴了一千三百元。在父亲和好友的帮助下,直到1926年,才将欠款还清。陈经删由此立下决心,决意“办个学校,以纪念父亲兴学的美德”。而滁县办学的坎坷经历,为他以后创办鉴坪小学积累了经验。

  1924年暑假,父亲病重。因本家沈氏二嫂感念父亲的一番话,使陈经删意识到在家乡创办一所学校的必要性。1925年春,父亲陈尔藻病逝后。陈经删坚定了在家乡创办小学的决心,他从节约父亲丧葬费开始,着手筹划,并将节约下来的丧葬费资助本庄原有的区立第三小学校,挽救了该校行将倒闭的危险局面。

  1926年3月他在广州期间,学习了以“请会”之法筹集办学之资的经验,颇受启发。计划以每年春秋两季(农历二月十四日其父忌日,九月九日其父生日)为会期,到其父百年诞辰时,可在县内设立分校,成立大学部,基金积累到20万元,先办完全小学和职业班。规划起草后,连同款项一并寄给兄长陈家尚及侄辈筹办。

  1927年,私立鉴坪小学开始筹建,他在自家田地共建草房教室九间,可容学生百余人,教员寝室及办公室两间,另有厨房一间。1928年农历二月十四(公历3月5日),鉴坪小学建成并正式开课。初为复式班,一至二年级一个班,三至四年级一个班,共30多名学生,3位教师,一位校长。

  1928年3月,他随军在南京出师北伐,参与蔡元培首倡的为临清武训学校募捐活动,他为发起人之一。同时有张自忠、朱培德、谭延闿、蔡元培、蒋中正、冯玉祥、李宗仁、梁启超、宋哲元、何思源、宋美龄、何香凝、傅斯年、李苦禅等政府要人、社会著名学者共70余位。

  因陈家尚、陈静等管理校产涉嫌公产私用,激起庄民义愤,县府指令教育局查究,重新委任陈世一、陈福堂、陈福盛等负责,但他们先后4次向县府申请办学登记,俱因手续不合而搁置。1931年初,陈经删从南京给宿迁县教育局长罗致远写信,请予办理。罗致远复信同意。7月28日陈经删接到罗致远信函,省厅已批准立案筹建“宿迁县私立鉴坪初级小学校”。

  1932年4月23日,陈经删以与陈家尚兄弟名义,最后一次向县教育局长罗致远致函申请。经罗致远转报省教育厅周厅长,正式批准成立鉴坪小学。挂了校牌,领了校印。

  1933年6月,教育家、思想家陶行知这样寄语鉴坪小学:“鉴坪小学万岁!鲁有武训,苏有鉴坪。师而学之,虽愚必明!陶知行敬祝!”

  1936年,因生源增多,原校址窄狭无法扩建,学校西迁200米,陈经删筹资在自家场面建新校。草房改为青砖墙、小瓦苫、四梁八柱、玻璃门窗,并建有操场、图书室,购置了风琴、篮球等现代化教学设备。陈经删除了以“请会”、募捐等形式筹资,保障学校正常运转,还无数次捐助鉴坪小学,每月留下的工资仅够维持全家人最基本的生活,其余大多用于学校建设、扶助贫困学子继以学业。

  1946年8月,著名社会教育家陶行知在陈福盛的陪同下,到鉴坪小学调研指导,赠送《中国教育改造》《中国大众教育问题》《教学做合一讨论集》等著作。

  1948年,宿迁解放。泗宿县政府设在夹河。鉴坪小学更名夹河小学。当时在校学生已达200多名,教师9位。陈经删长女陈宁一奉父命到夹河小学任教,约一年有余。

  1961年陈经删返乡,在改称后的夹河小学义务助教,帮助孩子辅导作业,与孩子们共度“六一”,参加各类公益活动。1963年,他叮嘱家中族人把自己的棺材卖掉,购置校产,用于学校建设。1964年4月逝世前,还叮嘱子女,不要忘了学校建设,更不要忘了社会教育事业。

  据不完全统计,从鉴坪(夹河)小学走出的学生,先后有30多位成为工作领导者,以及科学家、教育家、工程师、艺术家、振兴民族经济的实业家、军队干部等,他们分布在祖国十多个省、市、地区,也有的在国外从事科学技术研究。

  桂林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市长助理,桂林旅游发展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陈青光是陈经删先生的长孙,也前来参加了研讨会。他对家乡人民的深情厚意表示感谢,并乐意为家乡的义务教育、文化旅游事业付出一定的努力。市政协原李志宏、市政协文史委主任王清平、市社科联调研员陈法玉、市史志办主任孙正龙、市旅游局局长刘方德、市文广新局副调研员陈浩等多位专家针对陈经删先生的人物定性、史料完善、人文纪念场馆固化等发表了指导性意见。

  他们认为,陈经删先生是一位有着高尚思想、非凡品格的龙河人,他所创建的鉴坪(夹河)小学,在宿迁教育史上留下了闪亮的印迹。这是一块有着深层历史涵义的精神品牌,是一笔值得后世子孙弘扬与传承的文化财富。陈经删的精神,对于深化一个地方的优良传统文化,引领一个地方的教育、旅游产业乃至群众思想道德建设等方面,都将起到不可忽略的内核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