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急的山东背后:北方官本位思想太浓人情关系至上 2019-12-03 16:45

  有人给我讲过:“假如有人开一家餐馆,如果是在北方,朋友们来捧场,往往不付账,作为老板也不好意思收钱,朋友来得越多,餐馆反而赚不到钱。但如果是在南方,为照顾朋友的生意,会拉朋友来捧场,一来二去把餐馆生意办得越来越红火。虽然这个例子有点单薄片面,但也形象地描述了南北方的差异。

  前不久,山东潍坊市委《究竟该向南方学什么?潍坊市委南方考察归来的“发展之问”》一文爆火,我一字不落地看完,作为北方人的我深有同感,特别是其中提到的思想观念方面的差异,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大家都提到的“酒文化”。“一切事尽是杯中事”——“酒文化”浓厚是北方文化的一个特点,代表的是思想观念的局限性。人情关系往往都在酒桌上建立起来,如很多网友所言,“一旦喝到兴头上,什么合法不合法的事情也就在酒桌上谈成了”。

  北方作为儒家思想发源地,受传统思想观念的影响比较重,重官轻商,“官本位”思想浓厚,人们普遍推崇“学而优则仕”。自古以来,南方因移民而兴,商贸立业,敢于创业,热衷于商海,做生意按市场原则办事,形成了良好的营商环境。记得有一个段子流传了很久,说有人教育孩子,如果学习不好,以后赚不到钱,只能去当干部。北方人就业更偏好“体制内”,南方人有“宁当鸡头,不当牛尾”的思想,敢拼敢闯的年轻人多,愿意自主创业。

  作为学者我有一个较为直观的感觉,这些年来,我收到的讲座和报告的邀请次数南方比北方多得多,每次听报告的人数南方也都比北方多,北方听报告的多是公务员,绝大多数是政府组织的,南方很多是协会和商会组织的。从这些细节中能发现南北方对知识的重视程度有很大不同。

  近几年,由于需求不足,市场竞争更为激烈,南方企业有活力,经营比较灵活,在市场上往往占据优势。缺乏市场活力的北方企业处于劣势,在开拓市场方面,顾虑较多,限制较多,很难与南方企业展开竞争,南方企业“攻城略地”,而北方企业则“退无可退”。

  从产业结构来看,北方从总体上看,第二产业占比大,服务业比重较小。钢铁、能源、建材、化工等产业是北方的支柱产业,在“去产能”的背景下,不仅生产量不断下滑,市场价格也一路下跌,受到量和价的双重挤压,经济效益较差,投资力度不足,新兴产业也难以发展起来,经济增长速度当然趋缓。与以往计划经济有显著不同的是,如今政府在资源配置中不再占据主导地位,过去经济增长靠政府投资拉动,而现在靠消费拉动,靠企业投资。这也是南北方经济差距拉大的重要原因。

  从政府方面来看,北方政府偏好“增收节支”,“增收”就是增加税收,“节支”就是节省政府开支,压低公务员的报酬。这样一来,企业税负变重,企业失去再投资的能力,公务员收入低,不敢消费,更不敢消费,导致服务业需求减弱。过去有权力的公务员靠“吃拿卡要”,无权力的公务员靠为别人办事获取收益,有个别人“误入歧途”,走上贪腐之路。“人情关系”大行其道。政府对企业的限制性政策多,服务性政策少,企业的自由度远远低于南方。

  记得去年我们就热烈讨论过“投资不过山海关”,哀叹东北经济的衰落。而今年作为全国经济第五、北方经济强省的山东,潍坊疾呼“山东快要成东北了!”潍坊市委带领市县领导前往深圳考察学习,的确释放了一个重大的信号,省市负责人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并且有了努力改进的决心和动作,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而要说如何追赶差距,既然落后在观念和意识上,那么行动也得从此开始。不仅是走动,更要行动。

  第一,树立开放意识,破封闭保守。学习南方,开阔视野,敢于吸收先进的经验。记得汪洋同志去广东任省委后,开展了思想解放大讨论。南方都市报到北京组织召开专家座谈会,会议开了整整两天,让专家提出建议,我做了两次发言。但我私下认为,北方更应该开展思想解放大讨论。正是大讨论,使广东认识到必须改革创新,“腾笼换鸟”,推动产业升级,保障广东走在全国的前列。我经常去广东参加粤港澳大湾区的讨论,而在北方的学术讨论就比较少,很多是学术界自说自线年开始,我好像不记得参加过什么讨论活动,很可能认为我的级别太低了。但广东省的省长对话会,我参加过两次,他们就不怎么讲究级别。

  第二,强化重商意识,提高企业家的地位。更新观念,不仅仅是官员思想观念的转变,整个社会的思想观念也应随之改变。官员受社会的影响,他们不可能脱离社会,整个北方思想观念的转变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融入血液的文化短期内难以改变,因此不是靠一次两次的调研,而是从整个体制机制上鼓励创新,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尊重企业家和一切有创新潜力的人才。企业家是生产的组织者,也是创新的组织者,企业家的社会地位决定了社会文化的取向。

  第三,政府最该做的是减少干预,最该做好的是为企业服务。应变管制型政府为服务型政府。产业要发展,离不开作为经济细胞的企业,离不开招商引资,离不开“营商环境”。就如深圳市政府所言,“企业需要我的时候我在眼前,企业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在天边”。政府为企业服务,即减少干预,完善设施,加强服务。

  第四,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加快经济发展必须重用“有才能”的人,而不是“听话”的人、“有关系”的人,把发挥作用的机会赋予努力奉献的人。近来城市“抢战”战火再次燃遍全国,但这并不是个“治本”的方案,抢到人但不让其“人尽其才”,不让人才发挥作用,也是枉然。只有真正地而不是虚假地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让人才能够发挥作用,才能让更多的优秀人才不请自来。

  当然,人情关系也不都是负面的。我们在朝市民社会发展的过程中,熟人社会仍然散发着魅力。我经常回忆“夜不闭户”的农村生活、远亲不如近邻的邻里关系,还有“悠然南山”的田野情趣,“黄发垂髫”的天伦之乐,这些都离不开人情关系。乐于助人的东北人、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燕赵、“一家有难,八方支援”的河南人,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山东人……“礼仪之邦”的美誉是中华民族给世界的美好形象,也是北方文化的重要贡献。处理好法与理的关系、公与私的关系、情与规的关系,人情关系就能变成正能量,对经济社会发展就能起到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