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以改变你一生的认知结构图解:信息结构、社会结构、自我解构 2020-11-18 20:18

  一门知识如果太过于往 “形而上”去钻研,最后就到达哲学层面,展示出来的是一个个“公式”,太高了用不上;

  术很容易理解,所以人们学习来觉得简单,在心理上有一种收获感,但“术”如果没有底层结构做支撑,就会在使用上的有极强的局限性,这也是很多人学习了许多“术”类的知识却没有过多实际用处的原因。

  所以三眼将要讲“结构”在于一个“适度”,不过于高,但又能使人产生“结构”思维,从而指导生活实践。

  三眼尽量通过大多数人认知界限里所能感知到的事物去阐述逻辑,形成“代入感”,尽量让大多数人能理解并接受。

  这个“原本动力”如果概论上讲就是“阴与阳”,但这样诸位很难理解,那么我举一个社会学的简单逻辑:

  文明的进步就是由于人的贪婪所致,贪婪一定会产生“你多我少或者我多你少”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使事物一直处于不平衡的状态,“左右摇摆”是文明以及社会发展的源动力。

  社会的产生是因为生物的生存本能所致。人类社会是因为加入了人主观的欲求,才使得社会产生并发展。

  每一个个体都要依附于集体存活,而因为贪婪的动物本性,集体中的每一个组织单元、个体单元,谁都想得到天平优势的一侧,这种“拉锯战”不断打破“平衡”,人类社会车轮向前滚动。

  你所认为的主观这个思维本身就是个主观,当然也可以含糊的说,社会既是“自然而然”的客观状态,也是人为主观扭曲后的主观状态,或者是二者相叠加的产物。

  你所生存的世界看上去是“眼见为实”的诸多事物,而在这层表象的下面才是真实的世界,它是一个虚拟的且冰冷逻辑的世界。

  世界有客观运作的一面,有主观运作的一面,信息是主观运作的最大载体,通过解构这个世界的信息逻辑,从这个角度切入进去,是可以看到真实世界的逻辑很好的方法。

  因为需要不加入一丝一毫的人为主观思考,就好比道家所说的道“不可名”——没法给它设定名字,太玄妙了,只能暂且称其为道。

  对于社会而言这个道理等同,人类社会向前发展的驱动逻辑在主观上也不可能有一个“100%真理逻辑”,只能在某一历史长河的区间段有一个“伪真理”,或者叫“暂时性真理”。

  在客观层-根逻辑上,需要反人性,在人性上做反向思考,这一层面很冰冷,因为不摄入人为主观情感,这样才能看清社会的诸多底层逻辑;

  显规则是公理层,与潜规则比较,更多的介入了人为主观判定,公理层几乎没有底层逻辑,或者说推敲公理基本都是错误的逻辑。

  多数人的生活就是在错误中渡过的。公理层就像是在玩“平衡跷跷板”,无论倾向于哪边都是错误的,而正是因为错误,才有了“运动”。

  所以多数人见到的都是“幻象”,少数人见到的都是“暂时性”,这个决定了个体社会实践中的强与弱。

  信息结构越接近“内核”,人就越倾向于客观的无我状态,越接近“外壳”,人就越倾向于主观的自我状态。

  如果物质达到了人人均等且无限奢华的理论假设层面,那么社会信息将不会有丝毫线%自我”的是非观。

  中级的知识是法,这就好比是刀的刃,没有法的,知识之刀不会有“切割”的具体功能,或者说知识之刀干脆就没有用武之地。

  术很容易,因为“眼见为实”的直观性,接受起来比较容易,当下即可用得上,但有着极强的局限性。

  至此,诸位应该明白,无论是观察与分析社会外在环境,还是自身能力的培养,都在于结构,而结构的法门在于“心性”。

  权力并不是某个职务,也不是站在分配链顶端的某一环节,也不是生杀予夺的力量,而是能占有人心的“比重”,也就是能操控人心的范围。

  结构三是经济,前面所讲我们所面对的“主观性人类社会”层面,是一个以“贪婪”为源本驱动的结构,经济是“贪婪”具体运行的维度,也就是利益交换。

  所以我们在观察经济维度的逻辑之时,就要一方面看,一方面看市场,在神州三眼把它叫做“内法家外西学”。

  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完全是无形的手在运作,这个世界必将野蛮暴力,如果完全是有形的手在运作,这个世界也必然是野蛮暴力,只是这两种暴力的表现方式不一样而已。

  结构六是人性,这里的人性不同于“有或无”人性,而是将人的“抽象”层面拆解开来,以贪婪为原点向外逐步拆解,与信息结构的拆解方式一样。

  综观“六大结构”,就如中国传统文化中所讲述的“三界五行”,我们每个人都裹挟于结构里生存发展,并最后死去。

  随着现实物质的积累,政教合一逐渐分割开来,所谓“教”越发的形而上,所谓“政”越发的“现实主义”,但任何“政”都不可能离开“教”而活,只是一个“适度”性的问题。

  当人站在冰冷客观层,洞察了世界运行的“暂时性真理”,获得了普遍规律的认知,即可制定规则,而识别规则的人即可紧跟上步伐。

  而因为信息的透明度、真实度的不一,更多的人都因不能识别规则,或者因为有“认知代差”而落后于规则的变化,而被压制在“养殖层”。

  无论你是高估还是低估(当然低估也不可能存在,因为低估证明认知富有高度。)都证明你仅仅是活在幻象里。